新闻中心

23

2024

-

02

行业低谷再谈猪周期 生猪养殖还有机会吗?

作者:


2023年猪周期持续底部震荡,养殖企业陷入全面亏损,作为行业龙头的牧原股份也没能例外。至暗时刻,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近期在公开渠道发声,强调科技创新对养猪的重要性,提出行业尚存600元的降本机遇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2019年在养猪人赚得盆满钵满、市场扎堆布局产能之际,秦英林就曾公开表示过对周期将面临下行的预判和担忧。作为深耕行业的头部企业领军人,此番秦英林也再度谈及对周期的观点,“越是利润高的时候越恐惧。企业要稳扎稳打,成本降下来后,就不用怕猪周期了。”

  行业龙头再谈猪周期

  非洲猪瘟疫情带来的产能快速出清,使得国内生猪市场在2019年突破价格历史高点。养殖企业盈利持续攀升之时,行业投资热情也一度空前高涨。

  彼时,国内养猪热潮达到顶点,但拥有最大养殖规模的牧原股份,却对这种“躺赢”的市场格局并不乐观。

  “按照规律,2022年行业将迎来周期性亏损。即使因为疫情产能已降到低点,但这个周期可能往后推一年,还会再下来。如果非洲猪瘟疫苗能够上市,这个周期下行马上就兑现了。”2019年市场对生猪养殖行业一片唱多之声,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却对市场泼了盆冷水。他在公开场合提示市场警惕周期下行风险,并阐释了猪周期的波动规律:“行业利润率吸引了投资者,吸引了资本,推动改变了市场价格。我们从毛利率、经营利润率和净利率这三个指标来看,以年度为单位,可以发现周期波动特别清晰。”

  最终,市场走势并未跳出科学测算形成的预期。2022年生猪市场价格高位下落,2023年养殖行业全面亏损。经历了空前繁荣后,养猪业也迎来了低谷。

  “每一次当利润高的时候,我都担心下一个低谷跌到什么样,越是利润高的时候越恐惧。”2024年伊始,秦英林再度公开接受媒体访问,回想起2019年时的市场环境,他坦言,“那时我们高层都坐下来讨论,发现如果再这样资本驱动,我们和任何一个产能过剩的行业一样,最后都抬不起头来。”

  早早意识到了高盈利的不可持续,秦英林带领牧原近年来一直在追求成本把控,变投资拉动为技术拉动。

  他坦言,本轮周期低谷超过了预期,企业都被压得抬不起头。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,就是消费者对物美价廉的需求是不会改变的。“我们不能把猪养得肉价越来越高,物美价廉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。只有这样行业发展才能更健康,更稳健。”

  从辛勤劳动到技术拉动

  作为1992年就杀入生猪养殖领域的行业老将,牧原股份经历了这一传统行业的现代化发展变革历程。

  秦英林提及,养猪过去靠的是勤劳辛苦,而从2010年到2020年,行业发展开始依靠投资拉动、靠数量扩增,以承载规模企业的技术、人才。“但如今,养猪更需要靠技术、靠创新、靠智能化,企业发展要与当代科技进步相结合。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做数字化、智能化养殖的原因。”他说。

  众所周知,饲料是生猪养殖的成本大头,而饲料中使用的豆粕,在成本中又占据了较大比例。多年来,我国大豆主要依靠国外进口。其中每年进口大豆数量中,有四成需要被养猪消耗。“我们中国养猪技术相对落后,消耗的豆粕量远比欧美高,特别是和欧洲比,他们的饲料豆粕占比在4%—8%,我国却达到17%以上,几乎是欧洲的2倍到3倍,甚至更高。”

  “这种豆粕浪费没有任何价值,纯粹是我们技术装备等各方面水平落后造成的。”秦英林称。

  通过精准配方,牧原股份近年来已实现了精准饲喂、精准计量,完成低豆粕应用。通过研发落地低豆日粮技术,不断用合成氨基酸来替代豆粕,牧原股份饲料豆粕用量占比已低至约5%,甚至更低。

 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,2023年1—9月牧原股份平均成本为15元/公斤,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,生猪养殖完全成本离散度逐步缩小,2023年1—11月,该公司生猪养殖完全成本在14元/公斤以下的场线出栏量占比为20%左右,成本在16元/公斤以上的场线出栏量占比为15%左右。

  早在2021年时,牧原就已向全行业共享了低豆日粮技术,公开了自身成本领先的秘密,以求带动行业对大豆用量的减少。

  “我们现在3万吨的异亮氨酸生产,将来能带动上百万吨的其他氨基酸应用,最少能减少2000万吨大豆的消耗。这样一来,我国养猪就能够摆脱对大豆的依赖,同时也解放了土地,能够对国家的粮食安全作出贡献,我觉得做这件事很有价值。”秦英林称。

  行业尚存600元降本机遇

  “现在我们处在猪周期的艰难期,大家都很焦虑。但任何市场都有高峰低谷,在低谷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稳扎稳打,也要看到我们这个行业还有很多的机会。”尽管当前身处行业困境,但秦英林对生猪养殖依然怀有信心。

  他认为,猪周期谁也回避不了,但如果把成本降下来,就不用怕猪周期。对标荷兰、丹麦等养猪技术先进的国家,我国差距还很大,这也意味着发展空间还很大。如果我国养殖水平都能够达到与丹麦齐平,那么每头猪最少还有600元钱的成本下降空间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秦英林所提的成本下降空间,并非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。在生猪养殖行业全面亏损的2023年,牧原旗下依然有子公司实现了年度超亿元的盈利。

  据了解,2023年滑县牧原公司年出栏生猪130万头,净利润达到1.23亿元,而控制饲料成本,最大程度降本增效,是该公司能够实现逆周期盈利的关键。

  滑县牧原自建饲料厂,饲料自产自用,能够根据原材料性价比及时调整饲料配方,采用低豆日粮,极大降低了饲料成本。另一方面,滑县牧原通过智能化饲喂技术和配套设备,根据生猪生长阶段进行精准饲喂,减少饲料浪费,从而降低养殖成本。

  而在生猪健康管理方面,滑县牧原落地了集团推行的“天网工程”——围绕养猪涉及的151种病毒、181种细菌、27种寄生虫构筑的净化天网,针对场区病原情况进行精准管理。

  数据显示,滑县牧原优秀员工的保育单元,成活率达到98.71%,料比(喂一公斤饲料长多少肉)为1.5。而滑县牧原公司2023年的生猪养殖平均成本在14.2元/公斤,较2022年降低0.67元/公斤,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